女博士称丈夫PUA“骗”走儿子治病钱:二人婚内出轨后再婚

女博士称丈夫PUA“骗”走儿子治病钱:二人婚内出轨后再婚
原标题:女博士称丈夫PUA“骗”走儿子治病钱:二人婚内出轨后再婚 沈军与前妻去上海购置房产时,陈优丽开始觉得,她的这场婚姻似乎早已被设下“圈套”。 武汉大学博士生陈优丽因在英国旅游期间儿子突发疾病,认识了主动帮助的医学博士生校友沈军。 二人相识后的数月里,陈优丽与原配丈夫离婚,再与沈军夫妇签下《承诺书》付给了沈军原配妻子90万元“分手费”;而后沈军与原配妻子离婚,与陈优丽登记结婚。 沈军、沈军前妻和陈优丽三人签订的《承诺书》 受访者供图 结婚后的第二个月,陈优丽向武汉市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报案,称自己遭到丈夫沈军与其前妻的合谋诈骗,骗取了她上百万孩子的救命钱。 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陈优丽认为自己遭到丈夫沈军“PUA”,且婚后遭遇精神控制和家庭暴力,原本要用于给疑患自身免疫性脑膜炎的儿子治病的钱,也都给了沈军及其前妻,前后上百万元。 武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工作人员4月30日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此事,沈军已向陈优丽退还了30万。“这个事情有点复杂,两人是法律上的夫妻关系,不能回避。警方会给一个调查结果。” 对于陈优丽的控诉,沈军通过邮件回复澎湃新闻称,系陈优丽恶意捏造,事实有出入,目前已走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沈军前妻张某萍以正在社区工作为由婉拒了采访。 因儿子生病结识已婚校友 陈优丽与沈军的相识,缘于陈优丽的一次求助。 38岁的陈优丽,是武汉大学法学院2017级博士生。武汉大学官网介绍,陈优丽在武汉大学信息学部国际交流部工作,负责学生出国事务。 沈军32岁,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大学第二临床学院)2016级博士生,主修神经学。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第二临床学院研究生教育官网显示,沈军于2016年被该学院拟录取,专业为神经病学。 2019年2月2日,陈优丽和儿子小贝在英国旅行后从伦敦机场准备回国,小贝突发癫痫、昏厥,被紧急送往惠灵顿急救中心,后转入伦敦圣玛丽医院治疗。 圣玛丽医院病历资料显示,11岁的小贝被诊断为疑似自身免疫性脑膜炎;小贝曾经身体健康,性格活泼开朗,在学校表现良好。患病后,小贝曾一度表现出认不出陈优丽的症状,后经5次全身换血和多次手术治疗,状态稳定,并且可以认出父母,反应敏锐。 陈优丽说,在异国独自照顾小贝的那段时间,她“每天只知道绝望的哭”。她向校友及家人求助,后结识主动向她提供帮助的沈军。 陈优丽称,沈军自称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博士,是剑桥大学联合培养的医学博士生,专注于神经内科方向。两人相识后,沈军经常与陈优丽沟通小贝的病情,示以关心。 陈优丽提供的多张微信聊天截图显示,沈军在小贝生病期间曾对陈优丽表达关心,在微信聊天中分析孩子病情,称愿跟着陈优丽照顾孩子。沈军曾对陈优丽当时的丈夫刘方(化名)表达不满。 一份2019年3月4日凌晨的聊天记录显示,沈军告诉陈优丽,“我期望孩子好起来,然后想你,想抱你”。 陈优丽称,由于儿子父亲的冷漠责怪,让她更加揪心和自责。恰在这段时间,沈军的关心使她“就像一个溺水的病人抓住了让孩子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她带着感激接受了沈军。 签承诺书给丈夫原配200万元 一份2019年3月16日凌晨的聊天记录显示,陈优丽告诉沈军“我真的离不开你”。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9年3月16日,署名为沈军者曾向陈优丽表示“我答应你,我就是离不开你”。 受访者供图 沈军表示,“我答应你,我就是离开你,我怕你嫌弃我。当初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你的那些财产之类的,我真的不是觊觎你的钱财。我知道肯定很多人都会这样想我。” 2019年3月19日,武汉市儿童医院对小贝进行了评估和检查。随着小贝发病次数越发频繁,陈优丽担心其病情加重无法控制,决定带着小贝的病历再次前往英国剑桥大学找沈军帮忙。“沈军让我相信他,孩子没有问题会好的。” 多张微信截图记录显示,2019年3月18日至3月20日期间,沈军多次向陈优丽提出“你离婚吧”,要她“拿回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9年3月20日,沈军告诉陈优丽“离吧,真的,离婚吧”。 微信聊天截图显示,陈优丽承认她与沈军婚内出轨的事实。 “为了我的孩子,(我当时)抱着以身相许报恩的心态出了轨。”2020年4月27日,陈优丽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自己性格单纯,涉世未深,“一直都是在学校里工作,接触的也都是学生。前夫刘方也是大学教授,选择沈军的理由是“他当时能照顾我的孩子,又爱我,我当然愿意跟他在一起。” 2019年4月,沈军前妻张某萍联系上陈优丽,表示答应让沈军和陈优丽在一起,但前提是需答应为她和女儿在上海购买一处房产。 2019年5月9日,沈军向陈优丽和前妻张某萍写下《承诺书》,承认自己出轨,其与陈优丽愿意赔偿张某萍及女儿,心甘情愿为女儿及张某萍在上海购置一套房子,首付200多万加房贷每月费用均由沈军和陈优丽提供,外加抚养费均由沈军和陈优丽支付,为表愧疚,沈军愿意把工作上班后,把奖金卡给张某萍。 陈优丽称这份《承诺书》是沈军和她在英国的时候签订。 这笔首付,在陈优丽眼中,是个无底洞。“首先要一次性付首付200万,然后还要帮忙还房贷,沈军前妻和女儿两人的开销还要我提供。” 陈优丽认为,沈军与她相恋后频繁借钱,可能在这之前就摸清她的家底,“动了骗婚骗财产的心思”。 一份2019年8月29日签订的《付款委托书》显示,委托人沈军委托受托人陈优丽向张某萍支付共计120万元。其中,2019年6月、7月,分多次合计已支付90万元,剩余部分应于2019年8月30日之前付清。协议注明,委托人与张某萍之间的债权债务与受托人无关,受托人陈优丽无论任何时候都不会就该笔款项向张某萍进行追偿。 沈军与陈优丽之间的付款委托书 受访者供图 在微信聊天记录截图中,沈军曾向陈优丽表示,这笔钱算是“我借你的,等我工作了要不了几年,就把钱还给你”。 之后的对话中,沈军多次强调,“现在拿你的钱,我以后会慢慢还你的”。 此外,陈优丽提供的微信交易记录显示,2019年2月份起,她开始向沈军频繁转账。 2019年2月26日,她向沈军转账1000元;2月28日转账2000元;3月2日转账3000元;3月5日转账2000元…… 微信的交易记录显示,转账的情况从2月末一直持续到9月底,约有3万元。根据两人的聊天记录,沈军因在赌博中输钱,多次向陈优丽要钱。 多张微信转账记录显示,沈军曾多次让陈优丽转账 “他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我始终觉得对他是有亏欠的。”提及频繁转账给沈军的理由,陈优丽说。 2019年8月29日,沈军和前妻张某萍签字离婚。 同年9月2日,沈军与陈优丽注册结婚。 称婚后遭遇精神控制和家庭暴力 按照陈优丽的说法,沈军和她婚后第二天就去了英国。 多张微信聊天记录截图显示,婚后,沈军会因为一件小事对陈优丽大打出手,还对她在精神上和性行为上表现出明显的主导行为。 2019年10月10日凌晨的一张微信聊天截图显示了沈军对陈优丽施加的精神压力。 沈军告诉陈优丽,“我要你时刻记住了,我是你的主人,是你的皇上,也是你的老公,你得听话,听我的话,听爸妈的话,而不是整天和我吵,和我折腾。你记住了,你是我的女人,臣服我,顺从我,我不是说说而已,我希望你记住并执行。”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沈军告诉陈优丽,“我要你时刻记住了,我是你的主人,是你的皇上”。 婚前,沈军曾称陈优丽是自己捡回来的人,要陈优丽“伺候老子,而不是和我吵、折腾”。 沈军曾称陈优丽是自己捡回来的人 陈优丽则在回复中称沈军为“老爷”,选择臣服于沈军。 陈优丽告诉澎湃新闻, 沈军在跟她聊天的过程中,反复执着于他对母子俩在英国时期的照顾,让陈优丽一度认为,“我离不开他,好像只有依靠他才能生活”。 陈优丽说,在与沈军的相处过程中,每次她怀疑沈军与前妻还保持关系时,沈军会对她“大打出手”。 “要我跪下来,用脚去踩我的脸,很变态。”陈优丽说。 一张聊天记录显示,沈军曾向她的朋友描述怎样打陈优丽。 聊天记录显示为河海大学的朋友称“她不会有受虐倾向吧”,沈军回复说“有可能,后来被我打怕了,看她蹲在角落里,想想算了”。 陈优丽说,她感觉自己”精神上被打垮了,答应他的一切要求,拼命地取悦他”。 陈优丽称,2019年10月25日,沈军的前妻继续向她索要此前承诺的“欠款”时,她开始“彻底清醒,意识到沈军并不是真的爱我和小贝”。她向武汉市关南派出所报案,控告沈军及其前妻敲诈勒索自己与儿子的救命钱90万。 2019年10月27日,武汉市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对陈优丽被敲诈勒索一案刑事立案。 2019年10月27日,武汉市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认为陈优丽被敲诈勒索一案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条件。 受访者供图 陈优丽提供的一份该局《立案告知书》显示,陈优丽被敲诈勒索一案,该局认为符合立案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相关法条之规定,决定立案。 陈优丽称,自己经历沈军多次打压、辱骂后,多次情绪失控,“不停的自残”,有轻生念头。 2019年12月31日,陈优丽被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诊断为“抑郁状态”。 是PUA,还是爱情? 陈优丽的个人微博账号名为“为奴的母亲20190202”。 此前,陈优丽曾向沈军表明,“我只是一个为奴的母亲,忍辱负重,任重道远,高攀你了。”她开始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发文章实名控诉沈军。 2020年3月24日,陈优丽为病重的小贝发文筹款。筹款文中提及,“小贝的康复目前依旧不是很乐观,从2019年11月后开始癫痫发作,大小便失禁、脑萎缩严重,失语,记忆也没有了。” 第一条控诉沈军的微博发布于2020年4月5日。文章中,陈优丽说自己“走投无路,希望能向沈军讨回小贝的救命钱”。 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陈优丽称,最初发微博的目的是想帮小贝筹款,但多次跟心理医生聊完后,“自我觉醒的意识越来越清楚,开始意识到“沈军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给我洗脑了,让我离不开他”。 4月27日,针对陈优丽的控诉,沈军邮件回复澎湃新闻称,系陈优丽恶意捏造,事实完全有出入。目前已走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相信法律公平公正公义”。 2020年4月27日,沈军邮件回复澎湃新闻称,系女方恶意捏造,事实完全有出入。 来源:邮件截图 沈军称,陈优丽的行为是通过网络煽动网络暴力,“曝光我的个人隐私等种种行为并不有利于事情的解决”。 沈军委托的律师李冬平告诉澎湃新闻,陈优丽所说的,与事实出入很大,很多聊天记录都是掐头去尾的。 “关于pua的事情,沈军给我们的回应是女方在诱导,全程是女方诱导出来的。”李冬平称,目前沈军已委托他向陈优丽发送律师函,要求删除网络文章。 4月28日,沈军前妻张某萍以正在社区工作为由,挂断电话,婉拒了采访。 5月2日,一位自称是沈军前妻张某萍的网友@灰色的天空2020发布了《关于陈优丽,我有话说》文章。文章中称,陈优丽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聊天记录“基本都是掐头去尾”,在陈优丽控告她敲诈勒索之前,并不知道这笔钱是陈优丽孩子的救命钱。 澎湃新闻私信该微博博主求证,并致电张某萍,未获回复。 4月30日,武汉市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一位工作人员说,“两人的婚姻关系是经过法律登记的,现在主要是钱的问题,这个钱是孩子的救命钱。但感情的事,两人是夫妻,说不清楚。” “现在让陈优丽把所有的证据递交给我们,有助于我们进一步调查。”前述工作人员表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